秋夜纱

【秘密特工】【美苏】Sudden(短篇一发完)

【秘密特工】【美苏】Sudden

--------

作者的一些唠叨:

第一次看完电影就觉得这两个人有交集的时间里有太多的偶然和巧合了,很多时候就一念之差,甚至是一秒、一毫秒的时间,结果就会不同。
于是就有了这个脑洞,当然我们都知道最后U.N.C.L.E三人组是成功完成任务并组成了U.N.C.L.E这个组织,但是如果,我是说,如果呢?
似乎知道了为什么Solo总是战损担当……
这里秋夜,几乎是才入坑,请多指教。(深鞠躬)

注:本文属于刀糖结合。有OOC。

----------

Summary:
直到现在,Napoleon Solo 才意识到,自己是多么的幸运。

----------

【如果】Solo没能及时发现箱子里的窃听器

Illya与其他KGB特工一起,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潜入到了正在交谈的Solo和Gaby身边。
Solo被俘,Sanders和Oleg原本的计划依然实施,CIA换了个一样优秀的特工完成了使命。
(也许故事是一样的,只是换了个人而已)

----------

【如果】Solo没能成功把Gaby运出东德

他们在上楼的时候慢了一步,作为KGB的王牌,Illya的枪法自然是不用说。
在子弹打中Solo心脏的时候,倒在自己的血泊中,偶然瞄到那个KGB特工的眼睛,Solo突然有种自己错过了什么的感觉。

----------

【如果】Illya没能逃出雷场……

好吧这个pass……

----------

【如果】Oleg和Sanders没有达成任何协议

Sanders当然没那么好心去援救这个还有五年刑期的前罪犯,虽然他的确是个很有趣的年轻人,回去之后会失去很多乐趣的,他想着,离开了,无视了Solo向他求救的眼神。
随着眼前的事物渐渐模糊,目光渐渐涣散,他似乎听到了俄国人的一句嘲讽。
“Pity……”

----------

【如果】和Gaby搭档的是Solo

……
Napoleon:让Peril去勾搭Victoria?!那不是分分钟暴露……
Illya:我会第一时间提出来调换岗位。
Napoleon:Yep,这不可能发生。

----------

【如果】Illya没有忍耐住打了………

Gaby:Hum,这说的像他很少控制不住打人似的……
Illya:What?!
Gaby:你知道的,那个“可怜的”意大利子爵。
Illya:那是他自找的!
Napoleon:那个被“吻”了的员工。
Illya:那是因为我以为他拿了我父亲的手表!
Waveley:还有我赔的那个酒店房间。
Napoleon:抱歉,但那花的是我的钱。
Illya:Eghhhhhh!!!
Gaby:See?
Napoleon:冷静,想想你今晚的晚餐。(迷之做饭超好吃的人)
Illya:啊,我恨你们…
Napoleon、Gaby:Yep,我也爱你。

----------

【如果】只有Solo或Illya去了港口的基地

Solo的场合:(没能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回去了)
(Napoleon:Hey!好歹我也是个特工!怎么可能什么都不找到就回去)
(Illya:你认得“我父亲的手表”?(他的确认识啊、Kuryakin同志)

Illya的场合:(在保险室的门前呆了半晚,回去了)
(Illya:(手抖ing)我也是学过开锁技能的好吧!)
(Napoleon:Well…我不认为一个连最普通的门锁都打不开的特工能开得开7010型防盗门,更何况还是加强过的……Hey!停!啊!别打脸!嗷!Peril!Illya!你要勒死我了!Gaby!!!HELP!!)

----------

【如果】Napoleon没有回去救Illya

第二天早上,Gaby知道了,“你不该这么做,Solo,我们现在怎么进行任务?明摆着告诉他们,我的未婚夫是KGB特工?”
“我……”
“就算你不为他着想也好歹为我,为你自己的身份(cover)着想一下吧……”Gaby红着眼框,一巴掌扇在了Solo脸上。
“……”这可能是他唯一一次因为把搭档抛下而感到后悔吧,Napoleon想着。
虽然最后任务还是成功了,回到旅馆,Napoleon把在援救Gaby时拿到的Illya的手表放在心口。
Sorry,Peril……

(Gaby:(一巴掌)你一开始丢下了他?
Napoleon:(捂脸)嗷!她打你的时候也这么疼?!
Illya:(心有余悸)Yep.)

----------

【如果】Solo发现了所有的追踪器

Illya来晚了,在他发现那个隐蔽的基地并找到Solo的时候,他听见了玻璃破碎的声音。
在从Rudi口中得知消息后,他一枪打死了他,解开束缚住Napoleon的各种镣铐。
努力地让自己不要去看他身上触目惊心的伤口,“Cowboy?”Illya感受到及其微弱的心跳和呼吸,过于低的体温让他心下一寒。
Napoleon眼睛睁得大大的,努力地想要聚焦在眼前的人身上,身体止不住地颤抖,他张嘴吐出了几个模糊的字眼。
“Peril…”他想告诉他别担心,沾满血的手紧紧地抓住Illya的衣服,但是靠意志力勉强坚持下来的力气还是渐渐抽离。我可没想到我会英年早逝,Napoleon想着松开了手。
“Solo!”再也不会有人玩笑似地不停叫绰号了。

(Napoleon:我现在可真庆幸我没有那么仔细,也许我也应该在Illya身上多安几个监听器什么的。)

----------

【如果】Napoleon没有拿回Illya的手表

Napoleon·Solo 卒……

(不我真的不是偷懒)

----------

【如果】Illya晚了一步阻止Alexander·Vinciguarra向Napoleon开枪

Waveley赶到,Illya在安置好Gaby后,小心翼翼地把Napoleon抱到直升机上,他已经简单处理过伤口了,但是过于靠近心脏的部位和有些多的失血还是让Napoleon晕了过去。
“主舰上有医疗器械,如果Solo足够幸运,我们足够迅速的话,他会活下来的。”Gaby拍了拍明显有些紧张过度的Illya,不断地擦去Napoleon额头的冷汗,眉头紧紧皱着,Illya知道他的时间并不多。

Solo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里,他上一次在医院里受正规治疗是什么时候来着?
正想着,病房的门开了,Gaby走进来,“噢!你可算醒了。”
“我怎么能让美丽的小姐等那么久呢?”Solo眨眨眼。
“油嘴滑舌,不过我可没有等很久,你晕过去了接近一个礼拜,大部分时间都是Illya在看着你的情况。”
“Well,我没有想到Peril也会有这么好心的时候,他在哪里?”
“昨天凌晨的时候,我发现他困得睡死在你病床旁边,就叫人把他拖到隔壁睡觉去了,让他休息休息。”
Solo打了个哈欠,“我可能得再睡一会儿,等他醒了,帮我告诉他我没事好吗?”
“自己说去……”Gaby关上灯,走出去。

(Illya:我怎么会这么在意他…
我:好像是不会这么夸张……?(提笔想改)
Gaby:Illya!Solo受伤了!
Illya:What!我马上来!
Gaby(摊摊手):See?
Solo:嘿!女孩们,能不能在意一下我肩膀上的洞?
Gaby、我:Nope…(丢给Illya))

----------

【如果】Illya在Solo去继续收拾行李的时候没有犹豫直接开了枪

Solo的眼里甚至有些迷茫,他的神情定格在了那一秒,手里拿着想还给他的手表。
Illya拿起沾血的手表……

“----Loving your work,Peril.
----Suca.”

“----Want to have a go?
----Be my guest.”

“(警铃大作)Puff…Loving your work,Cowboy.”

“Keep Quiet,follow me……”

“----Never thought I'd say this,but I'm acturally quite pleased to see you.
----You doing OK?Cowboy?”

“----Ah!He fixed the glich.
----Damn,I left my jacket in there.”

“----Cowboy?
----I'll be ok,Peril.”

“----Fix us a couple of drinks,I think we earned them…
----………”

看着放在很明显位置上的磁带,“你知道我的任务是什么。”他没有拿走磁带,合上Solo的眼睛,离开了807房间。

(我:QAQ我,我写不下去了
Solo:(patpat)
我:(抱住)(心理:好香?)
Illya:(盯)
我:(赶紧松开)
Gaby:(扶额)
Solo:(无奈摇头)
我:(心疼地抱紧圆滚滚的自己.jpg))

----------

小剧场:

我:写完了!撒花!
Gaby:撒花!
Solo:撒花!
Illya:……
我、Gaby、Solo:(盯)
Illya:No…
Gaby:所以你想摔跤?
Illya:不,我没有……呜哇!
我、Solo:历史如此相似,Cheers.

(Best team Ever!Hail U.N.C.L.E. !)

评论(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