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夜纱

【超蝙】【不义AU】Silence(5)

【不义联盟】Silence(5)



Summary:
在曾经超人的统治被推翻后,各国政府重新收复了自己领土的主权,而超级英雄的时代也似乎一去不复返。

很久之后的一天,红太阳监狱里服刑的一位特殊罪犯收到了一份“礼物”

---------------

Kal醒来发现自己处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四周都是白色的墙面,自己躺在一个医疗舱中。没有红太阳光,甚至有微弱的黄太阳光从天花板上的嵌入式灯暖暖地洒下。各式各样的输液管插在自己的身上,看来是有人注意到了他不正常的身体状况。

滑动门被打开了,一个医护人员走了进来,惊奇地发现Kal已经醒了,愣了几秒,迅速地跑开去,门在其背后唰地关闭。

这么害怕?一个连离开这个医疗舱都不能做到的伤员?哈,是啊,你们是应该害怕。他默默地想着。

过了一会儿,门又被打开了,Kamira带着一小叠资料走进来。Kal偏头看了看她,她看起来像是好几天没睡觉,眼里的疲惫几乎掩盖不住,他敲了敲舱盖。

“不,你现在不能出来,你还未完全恢复。虽然医疗组并不知道造成你间歇性头痛发作的原因,但是我想这和你遗失的记忆脱不了干系。”Kamira头也不抬地说着,继续调整着黄太阳光的强度和医疗舱内的气体组成。

“我怎么了?”Kal疑惑地说。

“这……很复杂,简单来说,你的选择性失忆让你昏迷了一个星期。”Kamira记下一组数据后抬起头。她重复地提起记忆,自己忘记了什么?或者说,自己选择忘记谁?Bruce?这个名字突然浮现在脑海里。

对,Bruce!自己肯定以前与这个人有很紧密的联系,但现在一点都想不起来。录像带,那盒录像带还剩两个录像没有看!那里一定能给我更多线索!

“Kamira,给我那盒录像带。”

她愣了一下,然后掏出了一个被毁坏的小盒子,Kal认得出来那是自己装录像的那个。

“发生了什么?怎么会!”

“我回来的时候它就是这样了,但我尽力分析出了一段音频资料,虽然那也是不完整的……我很抱歉。”她看起来很难过,从高跟鞋的暗格里拿出一个小小的u盘,插入医疗舱的接口。

------------
极短的一段录音:

“滋滋……”

“Clark…我猜这么称你已经不合适了。”是Bruce的声音,他顿了顿,“Kal-El,政权的统治者。”

“轰隆隆”背景声音有如是在战场。

“真是好笑,你就在外头,天上,而我却在这个小小的飞机残骸里录给你的录像带。哈,反正你也不会注意到,说不定这卷录像带不会用到呢。”

之后又是一阵轰炸,接着,Kal听见了摄影设备落地的声音,然后,是自己的声音。

“啊,在这里呢……你知道你不可能躲过我的眼睛,Bruce。”

“你怎么知道我要躲?”

“不可能,我把所有的氪石都销毁了!”

“我也从没想到要用这一颗。”

---------------

一阵打斗声后,音频结束了,Kal看上去有些怔愣。

我按下一个按钮,Kal皱着眉头合上眼睛。“你会得到你想要的记忆,Kal-El。”关上灯,留下小小的一盏黄太阳灯在医疗舱边,我走到门口,回头看了看,然后离开了,锁上了这个房间。

是的,我能理解。

在贝尔里夫长的不可思议的长廊里走着,我从手中的资料中拉出一张---

Kal-El,氪星最后的遗孤,地球政权时期曾经的最高议长,有毁灭地球倾向………

政府给他加了如此之多的罪名,有些甚至荒谬到他们自己都不相信。却从来没有考虑过他也是一个会哭,会笑,会绝望,会悲伤的人。在内心深处,这个所谓的暴君与我们又有什么区别呢?

人们从未想过他成为超人的原因,自从他以一个保护者的身份出现后,所有人都想当然地认为这是应该的,超人就应该四处奔波于拯救人们的生命。以至于几次他没能及时赶到现场,媒体就大加笔墨,几乎是奢侈地挥霍着他的善良与耐心。

在Lois去世的时候,大都会被小丑一手毁灭的时候,除了他的几位好友,还有谁去安慰他呢?人们只会在他因愤怒与悲伤而杀死小丑后大加言辞抨击他的行为,这次,人类终于用尽了他的善良。

尽管我不想承认,但事实是,这境地大约也人类自己一手造就的……

刚才我看着愣在那里的Kal-El,甚至怀疑他的决定,也许我应该擅自作决定销毁掉那卷录像带,也许遗忘,对于他才是最好的结局。

Kamira想着,合上了手中的资料,手按上通讯器,“他想起来了。”

评论(3)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