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夜纱

【AC】Surprise!

【AC】Surprise!

清水友情向,私心加了SA的戏份。
ooc有
尝试发糖w


Shay躺在窗边的躺椅上小憩,手里摩挲着曾经刺客服上的生命树图腾。虽说是白天,但暴雨把天空染成了黯淡无光的灰色。
他在思考,今天本应是他无数工作日中平凡的一天,但他今天早上却收到了来自他上司的信通知他今天不用去上班。
难道是我最近任务中出的差错太多了?也是,还是不如从前了吧。他看了看手臂上还缠着绷带的地方,突然听见了敲窗的声音。
他警戒地提起短剑藏在身后,看清窗外是谁后他瞬间愣住了,短剑一下子掉在地上。
“嘿!别光愣着啊,这么大雨,你想把你好哥们儿淋出病来啊!”窗外的人继续敲着玻璃。
赶忙打开窗户,他一把抱住了翻窗而入的刺客。
“嘿!你会把自己的衣服弄湿的Shay。”刺客拍了拍他肩膀。
“Liam?我……”
“好了好了,Hope一会儿也会过来,赶紧去换身衣服,你怎么还像以前一样,在家里也穿着制服,真是……”
过了一会儿,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他打开门,“Sir?您不是……”
“不是我,是父亲坚持要我下午就来,我想你应该听说过他。”Haytham把披风挂在一边的衣架上,他身后是一个金发的刺客。
“Hey,Kid!”刺客笑了笑。
“呃…您好?Kenway先生。”
“噢不要管那些称呼,直接叫我Edward就好,嗯,Shay对吧,你的船不错。”他手里提着一瓶酒,明显是从自己的莫琳根号上顺来的,那他的酒窖……看着Edward走远,他不由得担忧起来。
“等等!呃,Ed!”
“嗯?”
“为什么突然都来我家?”天我在说什么啊!
“哈哈哈哈,你忘记了吗?今天是你的生日啊小子,Haytham一直念叨着呢!”他走过来拍了拍明显又愣住了的某鱼。
“Shay·Patrick·Cormac!你给我解释一下!”Haytham指着一脸无辜的Liam说。
“啊?Sir?”
“为什么会有一个刺客在你家里?嗯?”
“呃,实际上……”Liam挠了挠脑袋。
“我想,既然我们的目的都是为了给Shay庆生,那么就不要再牵扯到阵营的问题了吧,Kenway先生?”Hope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进门,手里提着一个蛋糕盒。
“仅此一次,Jensen小姐。”他从帽子里掏出一个信封,“这是门罗给你的,你该感谢他把你的工作完成了。”
“Sir……”
“你可以称我Haytham,当然,仅此一天。”
“Thank you,呃……Haytham。”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Liam自来熟地和Edward聊了起来,并打算把屋子布置一下,他们也的确这么做了。

到了夜里……
“许个愿吧,Shay”Liam笑着看着他,其他人都笑着,Haytham也罕见地露出了微笑。
我希望,我希望我永远不要忘记这一天,他在心里暗暗想着。
吹灭蜡烛后,他感觉似乎有阳光撒在自己身上,猛地惊醒,他发现自己坐在窗边的躺椅上,窗户开着,窗边有一封信,署名是Liam和Hope。
“只是个梦啊……”这一定是我做过的最好的梦。
门口又传来了敲门声,他打开门,迎面而来的是一个大大的蛋糕。
“Connor!我们说好的!”是那个法国小刺客的声音。
“你可以把这当作一种特殊的祝贺方式,Arno。”他记得这个名字,他是Sir的儿子,一名刺客。
抹开脸上的奶油,Shay看着门外的Arno和Connor。“我想…法国和北美离爱尔兰还是有一段距离的吧,两位?”
“God!你的职业病就不能……”Arno没有说完,一块奶油就糊在了他脸上。
“很抱歉不能,Dorian家的小鬼。”
“这可是我新买的衣服!”Arno想着拿奶油向比他高一截的圣殿骑士砸去。
“终于想着要报仇了?恭候已久。”
“你死定了,Cormac!”他放下手中的蛋糕盒冲着佯作害怕逃跑的Shay就追过去,留下Connor一个人站在厅里。
还是不要去帮忙了,反正不会出事的。他想着。
当天夜里,Connor因为有任务在身就先离开了,两个人躺在屋顶,
“喂!我只是给你来庆祝个生日,之后该报的仇我还会报的!”Arno威胁着。
“好困,晚安Arno……”Shay有些迷糊地回答。
“我没有允许你叫我名字Cormac!”
“嘿,你不会睡着了吧……”
“呼……”
“可恶的圣殿骑士……”说完他也打了个哈欠
“诶我也好困,任务什么的明天再说吧……”
“……”
“生日快乐Shay。”

----FIN----


Shay生日快乐!!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