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夜纱

听话地转了w

QwQ:

哈哈哈,怎么办?恭敬不如从命好了。

滑稽基:

太可怜了!太不人性了!太丧心病狂了!不转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粉丝团团长

布鲁斯的猫耳罩:

跟个风(别管我我有病)

0yongyong0:

为柯基增加热度

风苟:

如果有一天我死了

一定是由于诸位文手老师的挑衅

而与你们同归于尽


好汉饶命orz可以了不用再点了!!!!

【AC】Surprise!

【AC】Surprise!

清水友情向,私心加了SA的戏份。
ooc有
尝试发糖w


Shay躺在窗边的躺椅上小憩,手里摩挲着曾经刺客服上的生命树图腾。虽说是白天,但暴雨把天空染成了黯淡无光的灰色。
他在思考,今天本应是他无数工作日中平凡的一天,但他今天早上却收到了来自他上司的信通知他今天不用去上班。
难道是我最近任务中出的差错太多了?也是,还是不如从前了吧。他看了看手臂上还缠着绷带的地方,突然听见了敲窗的声音。
他警戒地提起短剑藏在身后,看清窗外是谁后他瞬间愣住了,短剑一下子掉在地上。
“嘿!别光愣着啊,这么大雨,你想把你好哥们儿淋出病来啊!”窗外的人继续敲着玻璃。
赶忙打开窗户,他一把抱住了翻窗而入的刺客。
“嘿!你会把自己的衣服弄湿的Shay。”刺客拍了拍他肩膀。
“Liam?我……”
“好了好了,Hope一会儿也会过来,赶紧去换身衣服,你怎么还像以前一样,在家里也穿着制服,真是……”
过了一会儿,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他打开门,“Sir?您不是……”
“不是我,是父亲坚持要我下午就来,我想你应该听说过他。”Haytham把披风挂在一边的衣架上,他身后是一个金发的刺客。
“Hey,Kid!”刺客笑了笑。
“呃…您好?Kenway先生。”
“噢不要管那些称呼,直接叫我Edward就好,嗯,Shay对吧,你的船不错。”他手里提着一瓶酒,明显是从自己的莫琳根号上顺来的,那他的酒窖……看着Edward走远,他不由得担忧起来。
“等等!呃,Ed!”
“嗯?”
“为什么突然都来我家?”天我在说什么啊!
“哈哈哈哈,你忘记了吗?今天是你的生日啊小子,Haytham一直念叨着呢!”他走过来拍了拍明显又愣住了的某鱼。
“Shay·Patrick·Cormac!你给我解释一下!”Haytham指着一脸无辜的Liam说。
“啊?Sir?”
“为什么会有一个刺客在你家里?嗯?”
“呃,实际上……”Liam挠了挠脑袋。
“我想,既然我们的目的都是为了给Shay庆生,那么就不要再牵扯到阵营的问题了吧,Kenway先生?”Hope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进门,手里提着一个蛋糕盒。
“仅此一次,Jensen小姐。”他从帽子里掏出一个信封,“这是门罗给你的,你该感谢他把你的工作完成了。”
“Sir……”
“你可以称我Haytham,当然,仅此一天。”
“Thank you,呃……Haytham。”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Liam自来熟地和Edward聊了起来,并打算把屋子布置一下,他们也的确这么做了。

到了夜里……
“许个愿吧,Shay”Liam笑着看着他,其他人都笑着,Haytham也罕见地露出了微笑。
我希望,我希望我永远不要忘记这一天,他在心里暗暗想着。
吹灭蜡烛后,他感觉似乎有阳光撒在自己身上,猛地惊醒,他发现自己坐在窗边的躺椅上,窗户开着,窗边有一封信,署名是Liam和Hope。
“只是个梦啊……”这一定是我做过的最好的梦。
门口又传来了敲门声,他打开门,迎面而来的是一个大大的蛋糕。
“Connor!我们说好的!”是那个法国小刺客的声音。
“你可以把这当作一种特殊的祝贺方式,Arno。”他记得这个名字,他是Sir的儿子,一名刺客。
抹开脸上的奶油,Shay看着门外的Arno和Connor。“我想…法国和北美离爱尔兰还是有一段距离的吧,两位?”
“God!你的职业病就不能……”Arno没有说完,一块奶油就糊在了他脸上。
“很抱歉不能,Dorian家的小鬼。”
“这可是我新买的衣服!”Arno想着拿奶油向比他高一截的圣殿骑士砸去。
“终于想着要报仇了?恭候已久。”
“你死定了,Cormac!”他放下手中的蛋糕盒冲着佯作害怕逃跑的Shay就追过去,留下Connor一个人站在厅里。
还是不要去帮忙了,反正不会出事的。他想着。
当天夜里,Connor因为有任务在身就先离开了,两个人躺在屋顶,
“喂!我只是给你来庆祝个生日,之后该报的仇我还会报的!”Arno威胁着。
“好困,晚安Arno……”Shay有些迷糊地回答。
“我没有允许你叫我名字Cormac!”
“嘿,你不会睡着了吧……”
“呼……”
“可恶的圣殿骑士……”说完他也打了个哈欠
“诶我也好困,任务什么的明天再说吧……”
“……”
“生日快乐Shay。”

----FIN----


Shay生日快乐!!

【超蝙】Lost and found(二)

Lost and Found(二)
幽灵大超,私设如山
有21出没,幼儿园文笔

第二天早晨-----
“即使您三天三夜没睡觉,您今天早上的会议也是要去的,Master Bruce.”
“就,五分钟Alfred。”
“这不是个赖床的好理由……”Alfred无奈地看着把自己用被子裹成一团,已经是第十六次说就五分钟的Bruce·赖床精·Wayne,默默地退了出去,'今天的会还是推掉吧,这样子估计是起不来了……打个电话好了'
“B,会赖床?!”Clark想着,又一不留心碰到了身边的花瓶,“Oops!”
一只手及时地扶起了花瓶使它免于支离破碎的命运,“Well,再一次让所有人认为你死了?这样很好玩是嘛,Superman.”Bruce不知何时已经裹着被子坐了起来,冰蓝色的眼睛里是掩藏不住的怒意和……一丝丝喜悦?
“B,我……”Clark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愣在原地。
Bruce生气地一拳打过去,却意外地打了空,拳头直接穿过了Clark透明的身体,“这…这不可能!”
“我…”
“呼呼……”
“呃…B……???”Clark有些尴尬地看着人又倒了下去。
“你是中了什么天杀的魔法还是这又是什么幼稚的氪星笑话?”
“你如果不想的话,我可以………诶?”
“别动,就一会儿。”他虚抱住半透明的氪星人。
----一刻钟后,大厅
“哦,Master Bruce,看来您已经发现偷偷藏在您身边的Master Kent了,我相信……”
“等等,Alfred?!你早就知道这个讨厌的外星蓝大个藏在这里?而你居然第一反应不是先告诉我这个事实?!”Bruce站起来,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微笑着的老管家。
克拉克·某讨厌的外星蓝大个·肯特试图解释“呃…B,实际上……”
“你闭嘴!”
“我想肯特老爷想说的是当时您已经睡着了,而无缘无故吵醒您不是一个好管家应该做的,希望您能理解,而且,如果您允许,我可以去把刚烘烤好的小甜饼带来吗?”
“我,当然可以阿福,抱歉我刚才失态了。”Bruce回过头,“所以,你现在是什么情况?一个幽灵?”
“我想是的”
叹了口气,“联盟的成员知道这件事吗?”
“没有”
“……”
一小时后,瞭望塔的会议室。
“所以,超人变成了一个幽灵?”闪电侠有些震惊的地看着有些拘谨地飘着的某超。
“是的,而且Zatana也无法解除这个状态,因为这并不是魔法造成的结果,而更像是…自然而然产生的结果。”蝙蝠侠解释道。
“Well,不过你能回来还是很值得高兴的。”神奇女侠微笑地看着。
“嗯,所以,我们是不是开个迎回派对什么的?求你了,我们从来没有开过派对,蝙蝠。”闪电侠期待地看着周边气压越来越低的蝙蝠侠。
“不行,我们还有许多工作要做,而且罪犯可能……”他被打断了。
“我们从没有过任何节日,罪犯有其他联盟成员去搞定,况且最近根本就没有什么超级罪犯在外活动。”绿灯走上前。
“就当是我们战损降低百分之七十的奖励?”神奇女侠也走上前。
“……”面对着六双期待的眼睛的蝙蝠侠第一次想到可能联盟需要发放些福利?“FINE!”
“YES!”
“Good job pal!”
“Booyah!!”
“Well,看来我得要腾出一个晚上的时间了。”他嘴角微微上扬。
当天夜里。
“B,小鸟们都不在么?”Clark飘在Bruce身边看着联盟的主要成员在大宅里各自带着亲属/爱人跳着舞。
“夜翼要负责布鲁德海文的夜巡工作,红头罩他…不会回来的,红罗宾今晚有事,塔利娅说她想达米安了就带他回去住几天。”Bruce微微低头。
Clark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别失落,也许他们今晚会回来呢?”
“那哥谭和布鲁德海文就都没有人夜巡了,我不会让这种事发生。”Bruce停下脚步看着Clark。
“是啊,你总是做好万全的打算。”
“嘿!你们在这儿呢,呼,这宅子真大,说真的,你小时候真的不会迷路吗?”Barry突然来到两人面前。
“呃…我没打扰到你们吧。”
“没有,什么事,Barry?”Bruce理了理头发。
“嗯,Diana想,我们也许可以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而且我们还邀请到了小鸟们,呃,Bruce?我说错什么了吗?”Barry有些心虚地看着脸色越来越阴沉的Bruce。
“We need to talk。”他说着,“顺便,那个游戏我会去参加的。”
此时的小鸟们,
“我就说老头会发现的。”
“可是你不也来了吗小翅膀?”
“谁**是小翅膀。”
“很可爱的昵称呢,大红。”
“母亲,父亲在二楼。”
“啊,知道了。”
“-tt-”

TBC

【群宣】一个极(she)正(jing)经(bing)的漫威语c群

【群宣】一个极(she)正(jing)经(bing)的漫威语c群

这是一个欢乐的大家庭,
欢迎
超级英雄们,
超级反派们,
中立的各路英雄豪………咳咳串戏了
总之,
欢迎所有人的加入。

复仇者联盟里怎么能没有魔法系的呢?火焰般美丽的魔法是最迷人的不是吗?

一个人支撑起一窝熊孩子(雾)开支的Tony·有钱·Stark表示需要同体前来支援。

Stark大厦已经造好,怎么能空着呢?
复仇者联盟,集结!

小声:锤哥快来接你底迪回家

群里可自己原创角色,原创请交设定和自戏,我们欢迎所有小伙伴加入。

最后,如果您加入了我们,希望您在这个群里过得开心。如果您没有,那么我们也衷心祝愿您能找到自己心仪的语c群大家庭,并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浏览这条群宣,谢谢。

备注:
欢迎加入漫威MCU_蛇精病集中营,群号码:334598501

firehorns:

盐罐子: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写同人写到自我膨胀的作者都是脑子进水。




我的文笔我的故事顶多值10个热度,能有100个热度10000个热度是因为我写的是同人,90%的人是冲着原作冲着CP来的,不是冲着我来的,这点清醒认知起码还是要有的吧?




某些作者当真是资历越老脑子越糊涂了,长期被粉丝捧得飘飘然,不晓得自己在写什么了。真以为自己的文值100个热度1000个热度,以为不管写什么都有人买账。




想知道自己值几斤几两,不妨换个马甲去写篇原耽看看有几个人气。




那些平时喊着“大大你写什么我都喜欢”的读者,言下之意是让你多写点这个CP,不是真的你写什么都行,同人作者就不要妄想拥有“脑残粉”了,没有的,不存在的,人家都是想看CP来的。你不写CP,成天夹带私货,人家掉头就走了。




想放飞当然可以,免费产粮的作者不吃谁家大米,吃了免费粮的读者没资格歪歪唧唧。但一边希望受欢迎,成天要热度要读者反馈;一边又不想迎合市场,不参考读者的反对意见。世界上哪有这种两全其美的好事。




不要太自以为是,不要以为自己写作技术很高超,不要以为自己创造的原创人物很可爱。哪怕你的故事真的很好很精彩,那也是因为原作角色本身就足够有趣,才支撑了这个故事。没了原作我们什么都不是。不要把原作的魅力误当成自己的魅力,这是同人作者应有的自觉。












虽说忠言逆耳苦口良药,但知道你听不进去,我就不到你面前找不痛快了。




写出来也不过就是实在不想憋着。




与诸位作者共勉。












--------6月28日补充内容--------








这两天收到了很多人的评论,补充说明一下:




这篇随笔是我以一个写手的身份,站在同人创作者的角度,写给诸位同僚的话。可以说是彻头彻尾的作者场合。写的是同人作者如何自处;是同人作者怎样看待自己;与读者觉得作者厉不厉害没什么关系,也不相矛盾。所以从读者的角度来说“我觉得XX作者就很厉害啊我愿意做她的铁粉她就算写原创也超棒棒”这种话,在这个场合说其实是错过焦点了。




其二,最初写这个确实是因某位作者有感而发,但最后写出来的内容并没有针对谁。大家都是创作者,也许今天我还能站在这里说得头头是道,明天我也会迷失自己,会成为别人笔下的谁谁。每个同人创作者都需要保持清醒。这些文字写给每个愿意自省的人。没必要去猜测我在指责谁——更不要在这里意有所指的艾特谁(艾特的我都删掉了)这种行为只会让这件事变质。




第三,这篇文可以在lofter内转载,不需要跟我要授权。转载到其他平台请提前告知我。谢谢。








ps:不要因为这篇文章fo我啊,我只是偶尔有感而发写了这个东西,不代表我的水平有多高,我也不是啥文坛巨匠,一个路人写来警醒自己的浅见而已。你们如果觉得有点用就看看,觉得我是胡说八道不妨大笑一声扬长而去。




我平时just写写辣鸡相声文,而且我写的CP你们也未必关注,fo我没意义啊( ;´Д`) 你们fo我弄得我鸭梨好大。


【JayDick】Coming home(短篇一发完)



大写的OOC,半夜发神经作品
主要人物死亡,甜?不存在的~

作者的心声:
啊不舍得怎么办,不行要继续虐,要写完,大少二少我对不起你们,我会努力写一篇甜饼来补偿的。(被子弹穿脑)

这原本应是个简简单单的夜巡任务而已,谁又能预料到事态会变成这样呢?

十分钟前,布鲁德海文郊外的某个小屋外。
天气一如既往地糟糕,夜间灰蒙蒙的天空,天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
“今天来出任务简直是烂透了的主意……”Jason抱怨着。
“啊啊,别这样,早点完成任务就能早点回去睡觉啦,Love you~开心点啦litte wing~”Dick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别叫我小翅膀……”嘟囔了一句。
“看来通讯没问题嗯……兹兹咔啦”通讯器突然传来了一阵杂音,隐约还能听见枪声。
“Dickie bird?Dick!该死!”Jason藏好自己的狙击枪,从藏身处荡出,落在对面房顶。
“Ja……呼……at……ve,I ……you.”
“我可不会找老蝙蝠求救……还有…这可不是个好的告白时间Dickie.”说是这样,Jason还是按下了发送坐标的按键,以以前的波段,“Hum……希望老头还留着我的波段吧。”自说自话一番后他从开着的窗口翻入,看了看半屋子的暴徒,该死的,大蓝鸟你的资料库真的该更新了。
彼时——蝙蝠洞
“……”
“Master Bruce!”
“紧急事件”
“什么……哦天哪!”
蝙蝠电脑上的红字:保护好你的蓝鸟,老头(坐标)


回到夜翼所在地
“哇哦哇哦,看看又引来了什么?一只小红鸟。”带着黑面具的人走过来。
“呵,怎么?小黑脑袋吓得不敢过来,只敢派他的杂鱼过来吗?”Jason双手握着带血的双枪,挑衅地说。
“那就看看你能不能打的过这个杂鱼咯?我们已经保证了离开哥谭,我们可没保证不去她的姐妹城布鲁德海文扎根。”
“你这个混蛋!!!”
“哇哦哇哦!我不是来打架的,你杀了我,我也会让某人偿命哦~”
黑色面具人拉开背后的帘子,夜翼被绑在银色的金属椅上,伤痕累累,被迫发不出声音。
面具人满意地看着Jason震惊的表情,“喔忘记说了,我如果按下这个按钮,那个椅子就会……boom……你知道的,就像烟花。现在,放下你的枪,把它们给我。”
“唔唔唔”Dick看着Jason的眼睛,摇着头,“不要给他”他的眼睛在说话。
“啊乖乖鸟,兄弟重聚总是这么短暂不是么?嘻嘻,让我来让它变得更简短些吧。”面具人拿起Jason滑过来的手枪,把手指按在了爆炸按钮上。
“THREE”
Jason拔出匕首,越过面具人,迅速割断限制Dick的绳索。
“TWO”
他背起养兄,
“轰”
“谁说我要数到一了?哈哈哈哈哈哈哈!”面具人站在二楼残余的木板上狂妄地笑着。
“呃咳”Jason重重地摔在了一层的地板上,努力地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狼狈,扶起身边的Dick。
“哦哦,我忘记了,我还有一个玩具,啊,看看我能用这把匕首刺中谁吧哈哈哈哈。”
Jason勉强地支撑着自己不让自己倒下,Dick倚在残破的墙壁上勉强地支撑自己。
“1,2,3”面具人投出了手中的匕首。
“哧”
“不!!!”
…………
……………………
Jason跪在安静地躺在地上的Dick身边,低着头,稍远一点的地上是一具几乎辨识不出人形的尸体,尸体身上满是弹孔。
他又来晚了……Bruce在赶来后这样想,也许他本不该让他去布鲁德海文的,他走过去。
“我没能保护好他。”Jason似是自言自语地说着,“我才是应该被匕首刺中的人……”
“Jason,我……”Bruce不知道该怎么说,又一次,他来晚了。
“这是我的错,我,我害死了Nightwing,害死了我的……”Jason顿了很久,“哥哥。”
…………
………………
几天后,Wayne庄园的墓地里又多了一块墓碑,墓碑上是Bruce亲手刻上的,“儿子,队友,Richard·Grayson”
Jason在葬礼的人都散尽后从暗处满满走出来,他在墓碑上轻轻地放了一片蓝色的羽毛。“Should have told you earlier……”
他永远不会忘记那天的情景,Dick以他来不及反应的速度挡在他身前,而那柄匕首,直直地刺穿了他的心脏……
那抹蓝就那样倒了下去,摔进一片血色,
海蓝宝石般的眼睛里的光渐渐开始涣散,
“醒一醒啊,你这个不负责的大哥。”Jason渐渐地从对Dick说话,变成一个人的自言自语。
“不知道你还能能不能听见,Dick,我也爱你”
他自己都没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可大哥再也听不见这句回复了。
……
…………
哥谭黎明到来前的空中飘着一片天蓝色的羽毛,高飞的鸟儿终将归家……